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死在乡村。 #1 [49达/乡村爱情故事x]

*落魄城市画家YORKE.×乡村小伙Ta_2
*架空脑洞向,长短不定
*许多设定虚构,请勿带入实际
*接受以上设定请继续



他一直喜欢色彩斑斓的画,张扬自己个性的画,所以他喜欢在一大块画板上用颜料和刷子大笔放肆的绘画。只是在那偌大的都市里,逐渐加速的城市生活里并不需要闲时观赏的艺术作品。

于是他沦落至在墙壁上、天桥桥洞下街头作画,偶尔有看见的人夸奖他的作品。他偶尔也坐在作品附近的长椅上装作路人,只是为了看看别人看见那墙壁上作画的反应。不时常有几个年轻姑娘小伙子举着手机拍照,让他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他便一日日在路人夸奖和嫌弃的言语里活下去。只是在某天政府下了通知整顿街道后流离失所。

机械的重锤从最中心瓦解他自满的艺术,墙壁的砖块碎成粉末连带着他最后那颗艺术心碎了满地。

他便乘上列车离开这座伤心的城市。

若说是他还留着些什么念想在这里,也不过是几个狐朋狗友和两处家里人的碑罢了。

他日日住在出租屋里,租给他房子的人是他从前同学联系的,说是住多久都没事也不收钱。要说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也让他吃不消这好意,留个谢谢照顾的字条也就走了。

若说他执迷不悟,就知道画画,正值壮年干个什么工作不好,哪里能落得如此的境地。可还真巧了,他就这么个执迷不悟的性子。

于是身无分文的他凭着一张车票坐到了终点站,带着墨镜和各种饰品的他反而像个随便旅游的富二代青年。

下了车,涌进鼻腔里的是大片的青草味。不是那种每每环境工人开着割草机才能闻见的刺鼻浓郁,没什么词汇形容也就是股自然的味道。

他忍不住抬头看,映入眼帘的就是满眼的青山连绵遍野花开。

他不曾想过自然景色能够壮丽至此,在惊叹之余却生了作画的心情。他有点儿心情烦躁,说是抛下了这画笔还是耐不住心里的向往。只是在这之前就丢了自己身上和画画有关系的他,現在心里更是闷得慌。

没有纸笔的他像个无用的废人,衣着城市的服装蹲在车站下呆愣愣的看着山发呆。

大老远瞅见个黑溜溜身影而来看看的铃木达央便看见了他这幅模样,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给领回了家。



YORKE.被铃木达央带走的时候是一句话未说的,这更让铃木意识到这个男人可能是个被抛弃的傻子。毕竟并不是个人被陌生人领着走能一声不吭的跟着的,顺带一提路上还就盯着这山看,也不知道是从山石头里蹦出来的,还是个什么鬼。

铃木达央带他回了家大概没用多久时间,天色正昏黄着转黑。刚也吃过饭了的他也不太清楚这傻不拉几的哑巴饿不饿,就试探着递给这个打扮奇怪的外乡人半个馒头,在他眼前晃晃。

已经饿过劲儿的YORKE.这时候才觉得胃里空空荡荡的难受,抓过馒头大口大口的咽下去。吓得铃木拍着他后背帮他顺气,还想想又拿出点儿小白菜来放盘子里,顺便从锅里舀了一碗面汤怕他噎着。

铃木达央坐在木凳上饶有兴趣的看这个挺精致的城市人狼吞虎咽,也觉得有意思。等他差不多吃饱了,才开口问他。“你从哪儿来?城市吗?”

YORKE.这才开始打量把自己带回来的这个人。皮肤挺白的,留着剪得短短的头发,简简单单穿着农村的背心短裤。

这么一看,也就没回答铃木达央的问题。

铃木等了会儿看他只是呆傻的看着自己,就更把他当个傻子放缓了语速:“你叫什么?”

“……YORKE.”

铃木达央有点儿楞。啥,这是外国人?

楞过去之后还忍不住心里哟呵一声,幸好不是个哑巴,要是的话还得写字儿交流,他这乡村小伙儿也就会个你我他什么的,写出来还像狗爬,不够丢人的呢。

他憋了半天搜索下脑内贫瘠的英语库,要说他这人怎么能知道点儿英语的就说来话长了。铃木达央从嘴里蹦出句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的英文来,想想还有点儿小自豪。

“那个……Can you…say Japanese?”

这次换YORKE.这边愣了。

“我是日本人。”

那你丫起个鬼外文名啊日。铃木达央按住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忍住了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在两个人略显尴尬的互相来往的言语几句之后,铃木达央才知道对方并不是个傻子,而是城里来的一个落魄流浪者。他深知YORKE.没有说自己曾从事什么职业,但铃木便也不打算询问,毕竟很多事情不是一见面就会说出口的。

铃木达央是打算把他收留下来的,毕竟这么个偏远山区来说又不能放任个大活人饿死自己眼前。

他打量了对方比自己高大的身高和粗厚点儿的体型,倒还是满意,至少帮着做些农活还是不错的。于是也算开心的让自己这间小房子多个同居者。

提起帮着做些农活,铃木达央这才想起这城里来的人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干活。

要说这农民的职业在日本还是属于很小一部分的,日本的农业产物并不能养活多少自己本国人,大多还是靠进口。而这少之又少的农民说来也是奇怪,多数还是靠着政府补贴吃饭的。

到了他们这种小山村来说,种点儿东西不过是为了养活自己。虽说是有辆车能开到这里,也并不代表了什么交通工具到达的地方处处发达这种理想化的异想天开,这山中山的地方常年是见不到外来人的,更别说有啥政府补贴顺着这山坡滚下来的。

这去趟集市路过车站瞅见个陌生的面孔倒也是新奇极了,他也就没耐住手捡了个大活人回来。

铃木达央院子里养了只狗,看不出什么品种,天天搁泥坑里蹦哒弄得他主人也懒得给他洗个澡。这家伙也是铃木从外面捡回来的,这么看看似乎还是YORKE.他前辈了。

这时候,铃木达央正把身上还滴答着泥汤子的狗哄出还算干净的屋里,关了木头门就坐他面前了。

“你会干活吗?”

“你指什么活?农活的话只会浇花。”

“那算个屁农活啊!?”

ToBeContinue.

*这个梗略带感就写了.有点儿崩坏毕竟没写过49达凑合看吧有啥问题欢迎提出来(´・ω・`)

评论(2)
热度(13)

© ぷに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