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求不得. (江柿/拓柿)



*江口拓也×柿原彻也.

*半架空. 请勿代入三次真人.

*脑洞作. 流水回忆向.


江口拓也初次见到柿原彻也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工作现场,那时候的江口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路人角色,却被他有着阳光温度的笑容捕获。

若是说这世上天生有一种人见面就带着快乐,带着感染周围人的因子的话。他觉得,就是这种人吧。

江口在那个时候显然是没想过什么有关爱情这样的事情,许是他还年轻,许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只是会在两个人目光交汇的瞬间,如初恋般的少女满怀洋溢粉红泡泡的莫名悸动。

如果让文采不好的他来比喻的话,那就像曾在大学音乐课上,听过音乐老师弹奏的那首钢琴曲。现在也是记不太清曲调,独留了满心唯美甜蜜。

这初次的眉眼凝视便是不过如此。

那时的江口拓也没想过和他一个事务所,甚至与他关系如此融洽。只是在一瞬间想着,盼望着,能站在他身边这件事罢了。




之后心心念念这位拥有特殊因子的前辈而努力的后辈,再次见到对方时候已经是江口也成了81produce一员之后的事情了。

说是他专门奔着那人所在的事务所去的也不对,江口只是在心仪之中选择了心爱而已。

在他刚进事务所,还不知道如何和对方打上招呼熟络起来而迷惑时,就被热情的男人邀去了酒会,倒是了了(liao le)他心底的一处烦恼。

酒会当场更多的接触和交谈才让他对男人了却些一知半解的问题。也算是和这位乐意勾搭后辈的前辈熟悉起来。

再说起酒会进行过程中有关他的酒量的问题,他本人不好昧着良心夸奖自己酒量多好,或者谦虚反常的坦言是多差。反正自然是比不上名为柿原彻也的那人如灌不满的酒窖般的程度,也只是能在饮了几杯烈酒之后,努力不让自己出现身子晃得摔倒在地这样的狼狈罢了。

那时的江口拓也觉得,柿原彻也这个存在是神奇又神秘的。

且不说从德国而来这个身份的特殊性,就带给他的粉丝多少美妙幻想。单指柿原彻也个人的性格魅力就是无人能拒的吧,被这个人笑着勾肩搭背饮酒谈天性的邀请简直就是致命的。

江口拓也就觉得这个人宛如天生带着魅力出生,宛如初见的钢琴曲愈听愈是着迷上瘾起来。让他不禁将柿原彻也多提高一个心里的位置。

江口拓也曾和柿原提过钢琴曲这一回事,显而易见被简单的略过了,其理由是不懂这么高雅的东西。他哭笑不得,仔细想想却觉得在理。

他也明显不是了解这种乐器的人,也不是多有音乐造诣的人。要说唱歌出专辑这件事,不过是现今声优圈里明显的偶像化趋势罢了。

然后在之后的相处里,渐渐被解开神秘面纱的这个男人的本性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人曾说柿原彻也这个人的性格很难把握拿捏,他却不会这么觉得。

江口拓也待人处事从没什么拐弯抹角的深思熟虑,也可能他就是简单大条一些,可能恰到好处的单纯天真会让他过得更加快活一些。

说柿原彻也的性格,你会想他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答案仅仅就是一回事。

许是从小德国长大的缘故,在很多方面的细节里他都表现出外国人的一些豁达不介意来,甚至有时候太过玩笑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总而言之,他也只是心直口快。

他们两个说大也不小了的男人竟是能就着什么小物件拌起嘴来,或是他说不过他,或是他说不过他。

性子里直白,可柿原又有些东方人的细腻隐忍。

江口拓也曾无意间听到他在卫生间里,嘶哑难听的那种咳嗽声音才知道当时他生着病。也才知道柿原彻也这个人隐忍的一面,不为人知的辛苦。

到底是后辈对前辈的尊敬,还是作为声优同行之间的关照?江口拓也到现在也不曾分清两种情绪,而又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默默思考另一种可能性,另一种不被世人接受的可能性。

他觉得自己是从那时候真正意识到自己迷上柿原彻也这一存在的。




江口拓也不曾想过自己会是同性恋。显然正常人都不会莫名考虑这个问题。

在学生时代江口交过用两手数得过来的女友,最长的持续了两年左右,那个女友和自己分手的原因现在还记得清楚。无非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吵了架,两个人都有些情绪不曾理会对方,然后就这么断了。现在想想那估计也不算是爱情罢。

提起同性恋这件事,不说是独有过激的偏见。只是在每次提起的瞬间有眉间的微皱而已,说是反对,说是赞同只是一念之差。

而迷恋上柿原彻也后,就更不好说了。

应该把这种想法掐断在摇篮里,还是顺迎了他的发现推波助澜?要让江口拓也抉择,他真的不知道。尤其是在这之前,他还一直坚信不疑自己是个正直的男人。




熟识不熟识柿原彻也的人应该多多少少都知道他喜酒的事情,私下里事务所里工作后的庆功宴里只要有酒席多半少不了他的身影。

只是最近这事就不好说了。

不提他对柿原有些非分之想这事,他俩还是关系很好的前后辈的。柿原彻也自然是和他说过自己要离开事务所这件事的,江口对这件事也不好发表自己的感想。

若是挽留,他又是出自什么身份挽留的呢?关系好的后辈吗,还是说爱着你的一个男人呢?

那是江口拓也生来从未这么深刻的体会到,自己竟是如此胆小这件事。表面上装作漫不经心,刺穿心口的疼痛却在日渐加深。

江口拓也想过在他离开之前坦白一切。

而现实却是残酷的。

他发现,原来开口坦白是这么的艰难。

那是担心之后两个人是否还能恢复到现在关系的顾虑,就像告白前你会担忧对方的一个拒绝连朋友都做不成一样。或许就是这样。

你会像个上学前要装病的孩子,那就是在拍醒母亲之前无数次的犹豫。手顿在半空中,就像他无数次欲言又止,鼓起勇气却无所作为。

直到柿原彻也离开事务所的最后一个酒会上,江口拓也和喝得兴起的那个男人相距了几乎整个房间。他却在那时候决心了闭口不言。




这时的江口拓也总会莫名想起东方某个神秘的学教里所总结的人生自有八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放不下,求不得。

或许应了这最后一苦。

于是最终,他还是走了。


评论
热度(12)

© ぷに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