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戰勇同人]自欺欺人》

《[戰勇同人]自欺欺人》
文□沈思允

※主角路多魯夫
※劇情屬捏造
※超短篇

1.
路多魯夫說,他是個只能愛上十二歲以下的女孩的男人。

2.
路多魯夫曾經想過自己逝世的時候的模樣,十有八九是死在戰場上。
身為一名王國戰士,他不敢說在派出去討伐魔王的戰士之中是最有能力的,也只能是開玩笑說在他們之中我是最老的老頭子了。
和國王年齡相仿,兩個人自然是有些只屬於這個年齡才明白的話題。在這偌大的王國之中,在被派出去討伐魔王之前那幾十年的時光,他大部分是在王宮之中發霉變鈍的。能說的上話的只是國王,和城堡的幾名呆的時間長了的士兵了。
在漫長的人生高峰裡,他只是孤獨的任它流逝。然後年過花甲。
他不後悔,因為他所希望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然而出了城,和勇者狒狒開始討伐魔王的行程,也只是他想在自己剩餘不多的時間裡,並不只是無聊的虛度,能留下些光輝的東西。

3.
別人都知道路多魯夫這個戰士,可只知道他的名字和他是個蘿莉控老頭子。
路多魯夫不否認別人的評價與看法,和別人解釋的時候也總是說:“畢竟人老了,總有些奇怪的興趣愛好。”
然而,它的原委,路多魯夫也是快要記不清了。
或許是在多年之前,不止是幾年,十幾年,而是幾十年的光陰之前。跨過他的中年時期,青年時期,當他還像現在身邊這群少年一般的年紀時候的故事了。
狒狒是理解他的。
或許因為路多魯夫也知道狒狒的很多事情,像是他之所以去討伐魔王是為了國王的巨額財富的獎勵,而想得到這筆錢是為了治療自己重病的妹妹。
路多魯夫說狒狒這個人與他很相像,總是拿一個怪異的興趣掩蓋自己的真實情感。像狒狒中二的個性蓋著他隱忍的承受,路多魯夫也是用蘿莉控這個愛好封閉了他幾十年孤單的心。
身邊的全是些有著夢想的孩子,就算其中因為他們的種族都不同,可能比自己的年紀還要大了去。但是一副年輕的模樣過久了,內心也滿是青春的色彩了。
路多魯夫喜歡看他們吵鬧,看他們認真的姿態,也喜歡他們吐槽自己的樣子。
“年輕啊。”
他這麼感歎著。卻不能隨上他們的腳步,還是只能變老變老。

4.
路多魯夫從沒想過,一名戰士,在這個魔物橫行,國家混亂的情況下能安詳的在家裡去世。
他曾以為,那次在王宮裡,和自己多年之交國王是真的派人動手殺死了他的。那時,他只是擔心叫做阿魯巴的那個孩子和他身邊的那個只有十歲就有了重任的魔王,也擔心現在倒在自己身邊的狒狒。
或許是國王的命令,他終究還是沒死成,然後順利的逃出了王宮。
他不會記恨國王,國王並沒有殺他,而是讓他逃出來,好好活著。可惜他還是去幫助了阿魯巴他們,捲進了更加混沌的戰鬥。
幾年之後,路多魯夫在自己單獨居住的房子裡,偌大的,宛如幾年前的王宮一樣的房子裡一個人走過了奈何橋。
而被發現已經過世的時候已經是很久以後,狒狒來探望他的時候了。整個屋子里只有他尸體腐爛的臭味。
那天,狒狒在他的房間裡哭了一個晚上。
路多魯夫到了如此年紀還是沒有娶妻生子,所以他一直把狒狒當做自己的孫子來關愛,照看。把狒狒的妹妹當做自己的孫女來疼惜。
狒狒也是明白這一點的,所以他也待這個老人以真心,告訴過他自己所有的煩惱。
只是後悔,這個老人一輩子沒有人陪伴,就連逝世之時也是一個人。

5.
路多魯夫的葬禮辦的很大,作為一名有過光輝事跡的戰士,王國自然是很隆重的給他送行。
說來也是可笑,有著光輝事跡的戰士,在家裡過世卻是幾個月后才被發現。
來的人很多。
狒狒和他的妹妹現在人群的前面,看著國王在他的墓上放上一捧花。
路多魯夫的墓在王國墓園里,不是因為他的光輝事跡,畢竟這裡不是誰都能葬進來。而是因為他一輩子沒有妻子沒有兒女,誰也不知道他的故鄉在何處,死後也是無處可去。
國王便讓他進了皇家墓園。
“路多魯夫啊,你竟然是比我先走了。”國王站在他的墓前說著,“抱歉啊,讓你走的這麼孤單。”
狒狒只是放下一支百合花,什麼都沒說就離開了。反而他的妹妹躲在那裡和他聊了很久。
阿魯巴哭的很傷心。
西昂和克萊爾也從世界四處的遊蕩中回來目睹了路多魯夫的葬禮。
露基和他的父親母親也出席了葬禮。
死前無人問津,死後國王,傳說中的勇者,魔王,紅狐卻又都來紀念他。
說不定人生就是如此。

6.
路多魯夫說,他是個只能愛上十二歲以下女孩的男人。
所以,他無法娶妻,無法生子,只能孤獨終老。

- END -

※ 作者的話:怎麼說,我就覺得路多魯夫這個人也是挺年長,卻是孤獨了一輩子。突然就想把他寫下來,本來是想寫他的過去如何導致如此扭曲的興趣,又覺得太扯還是這樣來的合理。他只是自欺欺人,想用一個理由給自己一輩子的孤單做個解釋,想讓自己不顯得那樣的可憐和可悲。

评论
热度(1)

© ぷに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