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 花墙。

*  浪川大辅 × 柿原彻也。
*  伪现实向,切勿上升真人。

“  只是一个关于本能与冲动的,施虐受虐的,残忍的爱情故事。  ”

-

连理得子,萧瑟独身。

你我行走的道路本就不同,交叉路口的拥抱温存终究短暂,只求在分别之时能拍着相互肩背,约定下一次的见面。

可能马上就能重逢,可能永远都异向延伸。

-

据说,单身男人超过30岁就会变成魔法师。

柿原彻也是在自己32岁的某个熬夜后的清晨时分,发现了自己真的会使出魔法这个事情。这当真让一位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受惊吓了许久,即便他信基督教。

可想而知,只是为了节省时间,正在家煮着方...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关注FlowerWall那篇浪柿大坑,反正高考结束了,准备大修给他个结尾了。

死在乡村。 #1 [49达/乡村爱情故事x]

*落魄城市画家YORKE.×乡村小伙Ta_2
*架空脑洞向,长短不定
*许多设定虚构,请勿带入实际
*接受以上设定请继续

他一直喜欢色彩斑斓的画,张扬自己个性的画,所以他喜欢在一大块画板上用颜料和刷子大笔放肆的绘画。只是在那偌大的都市里,逐渐加速的城市生活里并不需要闲时观赏的艺术作品。

于是他沦落至在墙壁上、天桥桥洞下街头作画,偶尔有看见的人夸奖他的作品。他偶尔也坐在作品附近的长椅上装作路人,只是为了看看别人看见那墙壁上作画的反应。不时常有几个年轻姑娘小伙子举着手机拍照,让他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他便一日日在路人夸奖和嫌弃的言语里活下去。只是在某天政府下了通知整顿街道后流离失所...

求不得. (江柿/拓柿)



*江口拓也×柿原彻也.

*半架空. 请勿代入三次真人.

*脑洞作. 流水回忆向.


江口拓也初次见到柿原彻也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工作现场,那时候的江口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路人角色,却被他有着阳光温度的笑容捕获。

若是说这世上天生有一种人见面就带着快乐,带着感染周围人的因子的话。他觉得,就是这种人吧。

江口在那个时候显然是没想过什么有关爱情这样的事情,许是他还年轻,许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只是会在两个人目光交汇的瞬间,如初恋般的少女满怀洋溢粉红泡泡的莫名悸动。

如果让文采不好的他来比喻的话,那就像曾在大学音乐课上,听过音乐老师弹奏的那首钢琴曲。现在也是记不太清曲调,独留了满心唯美甜...

「What.Are.We?」- 01. (真東現實paro)

*真東.
*半架空.

01.

夏日午後的陽光明亮,刺眼,還帶著百分的炙熱。此刻躲在樹蔭下避涼的真波正把自己的上半身癱軟在他的公路車上,然後被東堂遞過來的冷飲貼在臉頰上凍了一激靈。

「東堂前輩…好粗暴噢……」

東堂把自己手裡的那瓶運動飲料擰開瓶口沒打算理會真波的抗議,他仰頭喝水,上下的喉結上因為汗水亮晶晶的。

真波眨眨眼,也打開自己的那瓶飲料喝了幾口。

「東堂前輩真色。」

此刻的東堂才回過頭來睜大著眼瞅著他,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自行車服——因為汗有些緊貼,但還是整整齊齊的穿戴在身上。在東堂的定義裡,色就隻他的衣服處於糟糕的境地,以至於露出了皮膚。除此之外,這位萬能的山神大人並不能想出別...

「Mafutin」 夢境起始於黑暗.

《夢境起始於黑暗》


*虐向

*Mafumafu×Akatin

*非現實,請勿代入三次元


_

夢境起始於黑暗。

光的道路回轉,兩岸合併,靠攏,無處回頭。


_

Mafumafu,一個把自己關在家裡不曾出門的自閉症少年。只有極少數人知道他不曾出門的原因。

Akatin,一個無時無刻不陪著Mafumafu的少年。仿佛他的世界只有Mafumafu這一個人一般。

Soraru,一個和Mafumafu、Akatin一起長大的少年。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學生。


_

「Mafu——我來看你啦——」

Soraru拿著便利店買回來的幾大袋子東西,自然而然的進了自己竹馬的家裡。推開臥室的門就看見Mafumafu...

《終其一生的單戀[mafutin]》

3 终其一生的单恋[mafutin]

※BE30題第三題.寫著寫著把自己虐死了.
※與三次現實無關.希望婷婷和紅葉生活快樂u.馬夫和婷婷倆人關係繼續好下去.
※架空操作.

聽說mafumafu最近結婚了。
這個消息是akatin從同事嘴裡聽來的。

akatin和mafumafu兩個人是在大學的時候認識的,同在音樂系的兩個人被分在一個班,一個寢室,自然是成了不錯的朋友關係。
那時候的幾天相處下來,akatin發現mafumafu似乎不善言辭並且沒有幾個交好的朋友。便是自來熟的和他勾肩搭背的稱兄道弟。mafumafu也被他的熱情感染逐漸敞開了心扉。
兩個人關係也從普通室友變成好兄弟。
雖然同是音樂係,mafumafu...

《我永遠得不到的你[真東/微東卷]》

作者的話:這個系列是BE三十题哦因為最近負能量有點兒多就來寫虐,本來沒想寫到這種字數的而且整篇文下來我是沒有什麼時間主線的…所以太混亂見諒。

↓↓↓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真東/微東卷]

在高中聯賽的前一天,真波山岳在除了他們兩個人以外空空如也的部室裡,對著東堂詢問一個神鬼的故事。
他說,鬼愛著神。
他剛說一句,東堂擦著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卻快速的堵住了真波之後想要說下去的話。
“沒可能。”
東堂盡八這麼說著。真波卻知道他不是在否定鬼愛著神這件事,而是告訴他,鬼和神之間永遠也是不可能。
然後真波留在部室里望著黃昏的窗外發呆,東堂走出部室和卷島煲電話粥。

其實對於真波山岳來說,直到他遇見東堂盡八,真波才意識到自己...

《[戰勇同人]自欺欺人》

《[戰勇同人]自欺欺人》
文□沈思允

※主角路多魯夫
※劇情屬捏造
※超短篇

1.
路多魯夫說,他是個只能愛上十二歲以下的女孩的男人。

2.
路多魯夫曾經想過自己逝世的時候的模樣,十有八九是死在戰場上。
身為一名王國戰士,他不敢說在派出去討伐魔王的戰士之中是最有能力的,也只能是開玩笑說在他們之中我是最老的老頭子了。
和國王年齡相仿,兩個人自然是有些只屬於這個年齡才明白的話題。在這偌大的王國之中,在被派出去討伐魔王之前那幾十年的時光,他大部分是在王宮之中發霉變鈍的。能說的上話的只是國王,和城堡的幾名呆的時間長了的士兵了。
在漫長的人生高峰裡,他只是孤獨的任它流逝。然後年過花甲。
他不後悔,因為他所希望的就是這樣的生活。...

© ぷにお | Powered by LOFTER